咨询热线

15211518706

您当前的位置:足球宝贝理论

香奈儿为她取名,戈达尔灵感女神,60年代新浪潮运动中不可或缺的那张“脸”。

浏览次数:    时间:2020-06-08
分享到:

最近在一个有关演技竞演的综艺里,陈凯歌问参赛的演员们,“你们谁觉得自己是老天爷赏饭吃”?台下稀稀疏疏举起几只手。

命运的磨盘一直在逻辑自洽地转动,有时候意外入行就入行了,就像被人一下子推了一把,糊里糊涂掉进去再冒出来,并没有什么高明的道理可以讲。

而论起法国公众视野里被老天爷赏饭吃的尤物,不得不提六十年代新浪潮风的传奇时尚icon —— 安娜·卡里娜(Anna Karina)。或者说,现如今时尚圈的流行元素,都是当年安娜亲自开过光的。

也许你一直对我们推文末尾摇头甩发的姑娘好奇,今天答案就会揭晓啦。对,她就是安娜。

安娜原名Hanne Karin Bayer,1940年出生于丹麦哥本哈根。在她一岁的时候父亲抛妻弃女,至此造成了她严重缺爱的心性,并多次尝试离家出走。

尤物的气韵稍作修饰便天衣无缝,比童话故事里的女主还正点。

十四岁那年,安娜成为了丹麦某商业广告的模特,并拍摄了一部名为《女孩》(The girl)的短片,一举夺得戛纳奖。

三年之后,她手里揣着积攒的一万法郎,搭便车只身来到巴黎,在巴士底(Bastille)旁边的一家小旅馆短住,一心要在这座城市立根发芽。

出门在外,食得咸鱼抵得渴,但钱还是很快就花光了。

捉襟见肘的那一阶段,安娜整整三个礼拜没有正经吃过饭、时常躲在电影院里蹭暖气、通过观看英文原版电影零基础学习法语,甚至留宿街头靠卖艺赚钱。

就像那句被用烂了的茨威格名言,“她当然不知道上帝给出的礼物,暗地都标好了价签”。不过,那一回,上帝又给安娜抛出了个大礼包,而且红利期燃烧至今并没有一点熄火的意思。

当时任职于广告公司的凯瑟琳(Catherine Harlé)在圣日耳曼大街的双偶咖啡馆(Les Deux Magots)意外相中了流浪的安娜,并邀请她参与Jours de France杂志的拍摄。

安娜忙不迭答应,不久后还成功登上了包括Elle在内的各大杂志版面。

“她当时看上去真的很脏,确切说是披头士风格。穿着一件男士雨衣,鞋子也很破旧,但是眼睛真的太美了,让人一怔。拍摄时摆的造型很古板老成,像小孩学大人四不像。不过,有这双眼睛就足够了”。很多年之后,凯瑟琳面对记者采访时依旧不禁感叹。

再后来,安娜遇见了时尚鼻祖可可·香奈儿(Coco Chanel)。香奈儿当场送给了她一个艺名Anna Karina。至此,她开始了真正的安娜之路。

这个女人,其实志不在模特。在巴黎待了一年之后,她便与这行果断告别。

论起年少不谙世事,安娜总把一件事拿来说笑:有次给市场里的竞品双方当了模特,街头两个牌子的广告都贴着她,最后三方不欢而散。

遇佛杀佛遇魔杀魔的性情中人安娜,被甲方爸爸们炒得爽快,“得,老娘也不想再做这个了”。

前一秒傲娇退出模特圈,后一秒无比清醒自己到底想干嘛。

是的,她最想做的是演员。

后来的人们每每看到安娜的剧照,都会先大脑空白,再静谧三秒。牡丹花下死,除了安娜,再也没有其她女人配得上这句话。

也是在这个时候,安娜的第一任丈夫,戈达尔(Jean-Luc Godard)正式出现在她的生命里。戈达尔是法国天才级导演、编剧、制作人,新浪潮电影的奠基者之一,曾获得威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、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等殊荣。

1960年,彼时的戈达尔正为他的首部电影《精疲力尽》(Breathless)选角,在电视上看到安娜拍摄的肥皂广告,便邀请她扮饰演片中的裸露情节,被安娜忿忿拒绝。

你……谁说拍过肥皂广告就能露?!

之后他们一年未有见面,却在第二次见面时,顺利敲定电影《女人是女人》(Une Femme est une Femme)的合作。后来大家也猜到了,在这部片子的拍摄过程中,俩人更是敲定了婚姻大事。

外界向来喜爱对尤物暗戳戳遐想人性阴暗面。

戈达尔在拍摄电影《随心所欲》(Vivre sa vie)之前,曾经公布过一则大意为“寻找一名18岁至27岁的女人,做电影主演和自身灵魂伴侣”的选角广告。

尽管安娜之前对此并不知晓,但坊间却因为俩人的结合把安娜自然归类为自动送上门的浮花浪蕊。

极度没有安全感也好,被外界荡妇羞辱影响生活也罢,安娜和戈达尔的婚姻仅仅维持了四年,最终和平分手。

曹禹的《日出》中,陈白露这样说过:“好好的一个男人,把他逼成丈夫,总有点不忍”。呐,和平分手得更理直气壮了。

很久很久以后,白发苍苍的戈达尔参加《爱的挽歌》(Éloge de l'amour)的记者会。当提及安娜卡列尼娜(Anna Karenina)的时候,他脱口而出Anna Karina。婚姻的幽深曲折外人猜不明,但有些人还是刻在肌肉记忆里。

所以,情感的凋零,依旧改变不了两个事实:

安娜——名副其实的戈达尔的缪斯女神,以及,法国新浪潮的传奇icon。

不信你看:

在戈达尔执导的《法外之徒》(Bande à part)里,安娜和朋友们在卢浮宫如少年般奔跑,把青春都放入风中。

在街边咖啡馆突然欢快起舞。

Serge Gainsbourg创作的《安娜》里,她摇曳生姿,高歌Sous le soleil exactement。

1973年,她出资执导主演电影《共同生活》(Vivre ensemble),向生活的平实与虚无拷问,成为六、七十年代为数不多的女导演之一。

她想成为海里欢快的鱼,因为每一片鳞都独特,所以争取着它们的完全无缺。即兴、自然、真实,以及与自我心心念念的约定。

俗话说,有情饮水饱,安娜撞了一次婚姻的南墙,渐渐长大,再撞第二次第三次……

她的前三任伴侣里,除了戈达尔,还有法国演员皮埃尔·法布尔和丹尼尔·杜瓦尔。

前阵子年近八十的安娜接受某法媒采访,被面前的记者打趣婚姻次数。她竟然害羞起来,开玩笑称:“反正比Liz Taylor少啦(结婚八次)”!

“我已经和同一个人结婚近40年了”,安娜发出感慨,仿佛安定的这个人不是自己。

哪怕阅尽千帆却一直勇于追逐真爱总归让人刮目相看,而最终让安娜停留如此之久的这个人,是美国电影导演丹尼斯·贝瑞。

与法国新浪潮时期Catherine Deneuve、Jeanne Moreau、Brigitte Bardot等女演员的金发碧眼不同,安娜的深棕色头发独树一帜,算得上很多人心中新浪潮传奇icon的最佳进阶版本。

行走的时尚模子,各种帽子与自身清爽简单的气质暗合。

可爱俏皮的水手服,青春恣意。放在人群中,众人立马灰溜溜。

万能格子设计也不可或缺。千鸟格亦或大块格,或小鸟依人,或高级典雅。找到的图大部分都是安娜与戈达尔在一起的时期,我想,那个时候他们应该很相爱吧。

清爽简洁的连衣裙,百搭大方。粉色条纹干净爽利;白色花纹相搭加以裙带配饰,细节处画龙点睛;大红色女人味十足,不挑人,浓烈若火。

当然,还有安娜的标志性刘海。话说身边有好几个姑娘因为迷安娜而剪过齐刘海,复古乖巧,赶一趟新浪潮的时髦。

经历了近八十年的月光,安娜渐渐把自己活成了植物,浑身拧着一股劲,混不吝,有意思,甚至还会如假包换化着六十年前同样的妆。

所以你看,遇到事情了不仅需要果断决绝,更要有自由意志的坚持。

战胜自身的弱点,战胜被歪曲质疑的百口莫辩,以及面对命运之轮缓缓碾过时的创伤与茫然,耐心等待属于自身的高光时刻。

很显然,安娜等到了。

香奈儿的灵感缪斯,除了Anna Karina,还有第二代的Icon级女神Ines de la Fressange。80年代最出名的法国模特,老佛爷口中长得最像香奈儿女士的人。她始终是人们心中最时髦的巴黎女人,而她的风格,被完整地复刻在了她的品牌IDLF中:都市感、优雅、简约。这个秋冬,我们为你精心挑选了这季最值得购入的IDLF单品。

---猜你想看---

---猜你想看---

地址: 电话:15211518706 邮箱:xAAKbw@bxb.cneswc.com
  ICP备案编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