咨询热线

15545494640

您当前的位置:足球小子专题

音乐家故事:华格纳教我的10件事(上)

浏览次数:    时间:2020-06-07
分享到:

一、厚学之一:皮厚如城墙(金钱篇)

李宗吾认为古之英雄豪杰者,成功之道唯「面厚心黑」四字而已。厚黑学修炼分为三步功夫,起初脸皮如纸,由分而寸,由寸而丈,就厚如城墙,此乃第一阶段。华格纳厚学之锻炼,起于他对金钱的非常人观,无论是要满足奢华生活或实践艺术革命,终其一生不断地借钱、借钱、借钱(因为很重要所以讲三遍)。早在莱比锡求学时代,十五岁的华格纳为了想帮自己的剧本配乐,向克拉拉爸爸韦克(FriedrichWieck)的私人图书馆借阅谱曲教本自修。然他借书不还,罚款越来越高,韦克即成为华格纳毕生落落长债权人名单中的首位苦主。

有借有还再借不难,乃古今中外不变的真理,但对华格纳来说,除了以债养债之外,终于参透个中奥秘而干脆不必还,毕竟“他们不应把我视为需要帮助的人,而是将希望保留给未来,这一切都是为了绝不容许遭受挫败的艺术家与艺术运动。”是故,当凡人以低声下气之口吻借钱之际,华格纳的索求是何等理直气壮:“要你提供我这数目的金钱,或许对你有所不便,倘若有心的话,并非不可能,就请你不要谦让这次奉献的机会了。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这些钱不可,现在就让我看看是否走了眼。”一旦得寸更须进尺:“阁下对本人的赞助为我们拉近不少距离,夏天来时,想必乐于让我一游阁下别墅,为期三个月,顶好在莱茵河畔。”

Pokey的开脱:大凡成功者必须不怕失败,即使被拒仍要保持自我尊严,请学学华格纳的厚学名言:“像我这样的大人物,很可能以后就不会向你求助了。”

二、厚学之二:皮厚而硬(传承篇)

厚学第二步,任你如何攻打,他一点儿都不动,李宗吾认为三国的刘备正是此类代表人物,皮厚到连曹操都拿他没輒。华格纳要完整建构自己一脉相承的中心思想,便需不断地修正并重新诠释他的过往,以达到“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之崇高使命。如同刘备自许为汉室的正统,蒋介石自认是孙文的继承者,华格纳在晚年自传《我的一生》(MeinLeben)中,记载其生命的转折点,是1829年于莱比锡听到某位女高音演唱贝多芬歌剧《费黛里奥》所带来的震撼,“回顾我这一生,再也找不到其他任何体验,可以与这件事对我的影响相提并论…当晚,我发誓要走上成为今日的我的宿命之旅。”

据查,华格纳确实听过那位女高音的演出,但时间发生在1834年,而唱的却是意大利作曲家白利尼的歌剧《卡普列提家族与蒙太鸠家族》。华格纳蓄意造假的目的,是要让自己看起来一开始便继承了贝多芬的伟大遗绪。当然,乐圣的第九号交响曲与《费黛里奥》影响华格纳甚钜,他曾发表高论谈及贝多芬的头盖骨,认为比一般凡人既厚且硬,乃是天命要贝多芬拥有这么一颗防止俗事打扰的头颅,才得以从事伟大创作的内省心灵。华格纳潜心研读贝多芬音乐总谱,终而自成一家,骄傲地说:“我是全人类中最能代表德意志的人,我就是德意志之魂,请想想本人在作品中表现的神力,是何等值得骄傲!”

Pokey的开脱:华格纳毕生仅受短暂的专业音乐指导,却能凭着非凡的天赋与惊人的意志,成为继贝多芬后影响力最强的作曲家,成败论英雄,也无怪乎他敢这么臭屁。

华格纳

三、厚学之三:皮厚而无形(神化篇)

李宗吾认为厚黑学的最高等级,要达到「至厚」而让举世皆以为「不厚」,这种境界不容易,只好在古之大圣大贤中去寻求。中国人所顾虑的「周公恐惧流言日,王莽谦恭下士时」,在德国的华格纳身上却已臻至完美,他赋予自己一种形而上的原力:“我在冥冥之中被某种高高在上的力量驱使,我完全在不朽的神掌握下,终其一生都要为他达成我能力所及的使命。”就是拥有这种「虽千万人吾往矣」的精神,让华格纳得以超越凡人,攀至几近「神」的地位。除了歌剧创作之外,他擅于发表各种理论,包括《艺术与革命》、《未来的艺术作品》、《犹太教与音乐》、《歌剧与戏剧》等等,透过文字阐述来强化自己的理念,创造出音乐界的弥赛亚。

1864年他在财务状况到了山穷水尽的情况下,华格纳曾愤怒地对朋友大声说:「我天生就异于常人,我的神经极端敏感,我一定要有美、辉煌和阳光相伴!我所需求的,都是这世界亏欠于我的!我不能像你们的大师巴哈那样过着小镇风琴师的可悲日子。如果我认为值得拥有一点自己喜欢的奢华,这奇怪吗?实在令我费解,我是一个可以带给这世界和千万人这么多享受的人啊!」的确,相较巴哈创作的目的「全是为了彰显上帝的荣耀」,华格纳越到晚年越坚信自己是「超人」,他写下自己的「圣经」(歌剧与著作),他盖了自己的「庙宇」(拜鲁特庆典歌剧院),凡不信者必遭驱逐之。

Pokey的开脱:有人抨击华格纳生活极尽奢靡,例如他一定要穿丝绸制的衣服,但原因是他终生患有皮肤过敏。这一点,曾受过敏之苦的我,相当能够体谅。

四、黑学之一:心黑如煤炭(贵人篇)

最初心子的颜色做乳白状,由乳色而青蓝色,再进就黑如煤炭。做人心要黑,先得把所有的过错归咎他人,最可怜的莫过于德国作曲家麦耶白尔(GiacomoMeyerbeer)。当1839年华格纳因欠债累累逃到巴黎时,当时巴黎音乐界宠儿麦耶白尔不仅帮他四处引荐,还多次伸出援手。然而华格纳只是身高一米六的德国乡巴佬,没有李斯特或肖邦那种令人喜爱的明星特质,在巴黎自然混不开,但华格纳却将所有的不顺遂指向这位大师的阴谋。例如当麦耶白尔好不容易替他找到文艺复兴剧院愿意上演歌剧《禁爱》(Das Liebesverbot),歌剧院却恰好破产倒闭,华格纳始终认定麦耶白尔绝对是故意的。

华格纳早期歌剧《黎恩济》与《飘泊的荷兰人》,很明显受到麦耶白尔法式大歌剧的影响,但他悍然否认。尤其当华格纳从巴黎回到德国后,手脚仍施展不开,见到麦耶白尔与孟德尔颂这两位犹太裔作曲家的成功,认为正是他们那肤浅的音乐广受欢迎,导致他独特的才华被人忽视,怨恨日深,最终将所有的错误怪到犹太人身上。李斯特是华格纳生命中的第二位贵人,1849年参与德累斯顿暴动(据说部分原因是庞大债务借此可一笔勾销)失败后,一人逃至威玛,李斯特慷慨接应他,并协助逃亡至苏黎士。然而华格纳不仅瞧不起李斯特,后来甚至抢了李斯特女儿柯西玛当老婆。

Pokey的开脱:当李斯特成为华格纳的岳父后,他终于稍微懂得做人的道理,在第一届拜鲁特音乐节的晚宴上,华格纳向李斯特致敬,说他的一切荣耀归其教诲,而李斯特随即答谢说:「我是阁下最忠心耿耿的仆从。」



李斯特

五、黑学之二:心黑而亮(创作篇)

李宗吾「黑学」第二步,心如退光漆招牌,越是黑,买主越多,曹操就是这类人,中原名流倾心归服,正可谓「心子漆黑,招牌透亮」。华格纳收入的来源,早期来自于从事指挥,他在指挥时强调音乐表现的重要性,远超过乐谱上死板的音符,直到如今仍深刻影响后世指挥家。后期的财源则是自己歌剧的演出权和出版收益,起初作品乏人问津之际,他借钱自费将作品寄给各大剧院,却往往被原封退回。1945年《唐怀瑟》在德累斯顿首演大获成功,终于打响了华格纳的个人招牌后,由于出版商梅瑟过于谨慎,让华格纳着实少收好几笔钱,怒不可遏地说:「如果你将最懦弱、最畏缩、最不可靠的俗人拿来蒸馏,得出来的菁华就是梅瑟。」

后人常认为华格纳开创了西方古典音乐的新纪元,实际上他是集结众多前人的成果,建立起自己暨完整且宏伟的音乐体系,达到庄子所云「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」的典范。华格纳先立志成为诗人,早在十四岁就以莎士比亚的悲剧手法,写下了《勒巴德》(Leubald)剧本,情节极为血腥疯狂,所有主角在第四幕全都死光光,第五幕只好以鬼魂上场。在音乐方面,贝多芬与柏辽兹构架了华格纳管弦乐法的壮丽气势,白利尼让他得知旋律如何产生情感,麦耶白尔的法式大歌剧也让他创造壮丽的戏剧舞台。而同时代的肖邦、孟德尔颂、乃至李斯特的和声技巧亦丰富了他的音乐灵感,再加上叔本华与尼采的哲学思想,更让他的音乐理念增添前所未有的深度。

Pokey的开脱:华格纳的音乐绝对没有抄袭,他是汲取各家长处淬炼成为自己的总体艺术,这叫做「致敬」。过去从未有作曲家试图在音乐之外阐述创作理念,华格纳是第一人,正所谓「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」。

原文出自:MUZIKAIR

作者:林伯杰(POKEY),林伯杰凭借着热情与努力,多年来生活都浸淫在音乐当中,历经滚石唱片企划经理,及现职的金革唱片音乐总监及广艺爱乐顾问。

华格纳 李斯特 麦耶白尔 贝多芬 李宗吾

上一篇: 返回列表 下一篇: 返回列表
地址: 电话:15545494640 邮箱:jxshyS@bxb.cneswc.com
  ICP备案编号: